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幽幽课堂

阳光五小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差 牌 ? 妙 打!  

2009-03-27 17:09:24|  分类: 教学风景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:华应龙( 特级教师)   转贴自:中国数学课程网 

朋友问我在北京忙吗?我常常会说,上厕所基本上是小跑步,很少有闲庭信步的时候。您相信吗?现在有例为证了。

一、事件回放:差牌

2005年底的一天,完成了李校长交给的一项急活,我照例是小跑步去厕所。“啪!”我重重地仰面摔倒在楼道,脑子里“嗡”地一声。只听见一个惊慌失措的声音:“对不起,对不起!华主任,没事儿吧?” 我睁眼一看,手拿拖把的工友就在我前面不到一米的地方愣愣地站着,我赶紧说:“没关系,没关系,是我自己没走好,不关您的事。”伸手一摸后脑勺,满手掌的血!原来,后脑勺磕在门框上,破了!在两位同事的陪伴下,去旁边的北大人民医院缝了六针,戴上了像郝海东在足球场上受伤后戴的头罩。晚上,李烈校长知道后,很是心疼地打来电话慰问我:“……都是为了我……周六你还要做课,怎么办呢?”李烈校长就是这样一个常常让你感动的人:不是她的责任,她也会揽过来;你没想到的,她会为你想到。是啊,后天还要做一节观摩课,总不能像郝海东那样壮烈地戴着头罩上课吧。课是不好推掉的,我决定戴着帽子上课。和老婆一起跑了两家商场,终于买到我喜欢的印有“2008中国印”的帽子。不管是夏天还是冬天,我都不戴帽子,更不用说戴着帽子进教室了,压根也没有看到哪位老师戴着帽子上课。戴着帽子上课一定很别扭。怎么能够让自己有个比较体面的交待?头磕破后的两天,我一直在思索。可是,没有想到解决的办法,连一丝头绪都没有。

二、灵光闪现:妙打

周六上午就要上课了。周五晚上十点多钟,我在飞机上修改完一个课题报告。飞机即将降落了,我按空姐的提示关掉了电脑,很是享受地靠在椅背上,长长地舒了一口气。突然,脑中灵光一现,我赶紧从飞机前排后面的口袋中抽出垃圾袋,在那个垃圾袋上把想到的方法记了下来。 “小朋友们,此时此刻,看到站在讲台前的我,你最好奇的是什么?(或:你觉得我最特别的是什么?)做真人,说真话(怕学生不敢说出戴着帽子的怪怪的老师。)……猜猜我为什么戴帽子呢?……不告诉你,是个谜。” “下课,谢谢同学们!(脱帽、鞠躬。大幅度的鞠躬是为了让更多的学生看到我后脑勺上的白纱布。)同学们再见。” 实际教学的情景和我预想的差不多。第一个学生说“您的腰杆特别直”,第二个学生说“您戴着帽子”。在学生说出了我最特别的是“戴着帽子”以后,我考虑到教学内容是“中括号”,于是,不是问“猜一猜,我为什么戴帽子呢?”而是问:“我为什么要在头上加个帽子呢,猜一猜?”这与课上的算式中要“加上”一个中括号正好吻合。有学生说我没有头发,有学生说“发型不好”,有学生说“戴帽子显得年轻”,有学生说“带着帽子特别有风度”,有个男孩说“推广2008奥运”…… 在学生五花八门的猜测后,我说:“帽子有各种各样的功能,可以是宣传,如美女头上的广告帽;也可以是提醒,如小学生头上的小黄帽;还可以是装饰,如大明星头上的帽子。可以是保暖,也可以是遮阳,还可以是遮羞……。那我到底是为什么呢?不告诉你,是个谜。”我把总结落在功能上,与中括号的功能正好衔接。下课时,我总结完中括号改变运算顺序的功能后,摘掉帽子,深深地一鞠躬,孩子们轻轻地笑了,听课老师中响起了掌声。是啊,不少听课的老师一定也是一脑子的疑惑:“怎么能戴帽子上课呢,耍什么酷?”。 “哈哈,脑袋上加个帽子和算式中加个括号是一样的,都是因为有着某种需要,帽子和括号都有着特别的功能!” 更热烈的掌声在礼堂里响了起来。有老师说:“看到您戴着帽子,就知道里面有戏。但不知道是迫不得已。”哈哈哈,磕破脑袋,是无意的;但把磕破的脑袋给用起来,却是有心的,苦苦追寻的。

三、感悟:脑袋磕破后的笑声

尴尬啊,磕破了脑袋,整天戴着个帽子。太有趣了,磕破的脑袋和一顶帽子合成了一件难得的“教具”。真开心啊,因祸得福,我把尴尬的事件变成了有趣的资源。摸着后脑勺的伤疤,我想起了美国前总统艾森豪威尔母亲说过的一段话。艾森豪威尔年轻的时候,有一次和家人玩牌,他连续几次都拿到很糟糕的牌,情绪非常不好,态度也开始恶劣起来。她母亲见状说了段令他刻骨铭心的话:“你必须用你手中的牌玩下去,就好比人生,发牌的是上帝,不管是怎样的牌,你都必须拿着,你所做的就是尽你全力,求得最好的结果。”把差牌玩好,就是更大的成功。其实,那样的牌也不能算作差牌,而是考量我们眼力和心力的“金牌”。怎样的教学能算着是好的教学?有很多维度的界定。能把突发的、不期而遇的、不利的事件转化为难得的、恰到好处的、有用的教学资源,把课上得学生恍然大悟、悠然心会,这样的教学是否可以算作好的教学?教学中,还可能发生哪些不愿发生且是不利的事件呢?碰到这类事件,该采取何种教学策略呢?这是属于缄默的知识,还是因为我没有能够深入其中,所以语焉不详?我能发现帽子和括号的联系,是否源于自己一贯地追求活动和教学内容有机联系有关?世界上的事物总是意想不到地存在着微妙的联系,关键是发现那份联系是件不容易的事,怎样才能发现呢?朱光潜先生在《谈美》中指出:“在意识中思索的东西应该让它在潜意识中酝酿一些时候才会成熟。功夫没有错用的,你自己以为劳而不获,但是你在潜意识中实在仍然于无形中收效果。”我想:灯火阑珊处的那人,如果不是千百度地有意识地寻,就不会有那份蓦然回首的惊喜与回味!摸着后脑勺的伤疤,我幸福地笑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8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